個人簡歷

香港大學犯罪學碩士,香港大學社會學博士,專門研究青少年問題。
從事社會工作長達二十多年,是一位註冊專業社會工作者,特別專注青少年輔導與培訓,以及家庭教育。
曾從事釋囚輔導及精神病康復者輔導工作八年。他於2001年獲服務機構頒發「優質專業精神?」。

眼見社會沉淪、家庭悲劇不斷發生、人與人之間越來越疏離、人越來越孤獨,故此,在2005年陳博士毅然在暢順的社工事業下,離開社工行業,加入法住機構,一方面努力推動文化教育、性情教育、生命教育、家庭教育,希望藉此使人回歸自己的生命,成長自己的志氣,關懷身邊的人,乃至歷史文化,希望透過推動成長人生命的文化,改變人的心靈,令人生命成長。期間,陳博士多次應邀到不同的學校、社團,電台,新加坡、馬來西亞,以及中國國內講述以「性情教育」為主旨的青少年教育、親子教育育及家庭教育。

陳博士在加入法住機構後,出任法住文化書院副院長,主要講授思維學、人文學、通識教育,以及家庭教育。他亦曾分別到北京中國社會科學院,武漢大學,以及到臺灣,香港中文大學發表論文演講,在香港理工大學以《易經》領袖學為題主講企業管理學。同時,他出任法住文化中心主任,主力替《性情文化》雜誌做社會調查研究,研究範圍包括香港人的精神健康、青少年的成長環境、家長與教師的心理問題等等。還有,陳博士是位於廣東羅定喜耀粵西學校校長,向幼稚園、小學部和初中部學生灌輸「性情教育」。

陳博士在加入法住機構後,由於承擔多方面工作而操勞過度,在2011年8月底,陳博士為了健康問題而離開法住機構。陳博士一方面調理身體;另一方面四處遊歷學習,堅持讀書,以及關注下一代健康成長與教育工作上。

期間,陳博士出任肇慶立仁實驗學校校監,為老師、學生、家長作培訓工作,另一方面四處遊歷學習及作講學培訓工作。遊歷學習期間,陳博士跟不同層面的人仕接觸與學習,開?了自己的眼界。

 

 

奮鬥歷程

>

陳博士生長在一個破碎家庭,父親留給他的印象是:只懂沉迷於賭錢、吸毒、虐待妻兒、是一極不負責任的人。留在他童年記憶的:是父母爭吵、打架的片段,最深刻的一幕是父母以菜刀相向的一次。陳博士在三餐不繼中渡過他人生的頭七年。

在陳博士七歲時,得悉父親去世,因母親對父親的怨恨極深,反對兒女為父奔喪,因此,陳博士及三兄姊弟直至長大成人也不知父親埋葬之處。後母親為著生活及養活四個兒女而再婚。自始,陳博士背上“油瓶仔”的包袱,加上一雙“鬥雞眼”,令他成為譏諷及欺負的對象。據他自述:童年是在極度自卑中渡過;為了自我保護,很小就懂得講大話;曾與已離家的兄長同住,過著以偷竊度日的日子。

陳博士十二歲開始工作,做過雜工、電器學徒、製衣廠工人等。他在青少年時期,生活頗為放任:吃喝玩樂,賭博、吸煙,無一不精。在他十八歲那年,由於追求工頭的女兒,第一次踏足教會的報道會,因著“天父是慈愛的父親”的信息,當晚即決志信主,從此改寫了他的一生。他不單戒掉以往惡習,成為一位虔誠的基督徒,後更成為教會執士。


陳博士只有小學程度,在教會中屬最低學歷的一群,讓他決心再讀書,從而開展了接近三十年的夜校生涯。

陳博士十八歲時報讀夜校中一課程,但由於製衣廠經常加班而無法上課,令他非常苦惱。經傳道人提點學校校工是一份可以準時放工的工作,而應徵當時石梨宣道小學校工一職,並被錄用,成為一只有十九歲的校工。由於工作勤奮盡責(還加上年輕的關係),他很快被調升為庶務員。陳博士就在石梨宣道小學安穩地度過他夜中的階段,會考取得十一分成績,已是當時夜校成績最好的一個。

 

作社工的日子

香港學生輔助會

受到當時極受歡迎的電視劇「北斗星」的影響,陳博士立志要成為一位社工,幫助一些跟自己成長背景相近的兒童。在夜中畢業後,陳博士應徵香港學生輔助會Child-care worker一職,由於學歷較低而不被聘用。陳博士一邊當倉務員,一邊留意著招聘廣告,每當該機構有此職位立即申請,經過多次應徵,機構負責人有感其誠意,終獲錄用。

陳博士在香港學生輔助會官塘荷蘭宿舍擔任Child-care worker,所面對的困難是超乎他所想。部分宿生是極頑劣,對這位新入職的亞Sir百般戲弄,以言語侮蔑及譏笑。令陳博士感到極度難堪、無助。

陳博士早前曾申請的警察及小販管理隊隊長等職位,均通知他他已獲錄用,對已心灰意冷的他來說,這是神為打開的新曙光,立即決定轉職。但因傳道人一句話:你不適合做警察,你做社工是最合適的。令陳博士打消轉職念頭,一方面咬緊牙關面對困難,另一方面跟同事努力學習。陳博士以其無比的毅力、對人真誠的態度、對工作的熱誠,不單贏得院童的尊重,上司賞識,更讓他在四年多時間內得到調升。成為當時升職最快的員工。

陳博士在香港學生輔會工作了十三年(1983-1996),期間陳博士不斷進修,由一名只有中學學歷的前線員工到擁有碩士學位的管理階層,深受宿生及同事愛戴。十多年的院舍工作,讓陳博士得以接觸及處理無數有行為問題及家庭問題的兒童、青少年,加上自己的個人經歷,讓陳博士對兒童及青少年面對的成長行為問題及家庭問題有很深刻的認識和了解。

一直以來,陳博士立志要幫助一切跟自己成長背景相近的兒童,以“讓一切兒童、青少年能健康成長”為己任。因此,陳博士學士、碩士,乃至博士論文的研究課題均以青少年的成長行為,為其課題,陳博士從香港對兒童及青少年問題的政策發展及演變歷程,從歷史的角度來探究兒童及青少年行為問題在香港的演變歷程,決心要從根源性著手、找出對治性的解決方法。在職期間曾把自己的心得寫成文章發表,亦曾在有關青少年問題的研討會中分享自己的經驗。

 

 

香港善導會

1996年陳博士離開他工作了十三年的香港學生輔助會,轉職至香港善導會。幫助一群有精神問題及有濫用藥物背境的刑釋人士,讓陳博士面對更大的挑戰。陳博士以其出色的工作表現,很快升任秦石中途宿舍中心主任。

契入中國傳統文化,生命更上層樓

在1996年,陳博士參加了法住機構的「喜耀生命」課程,讓他生命得到很大突破。據陳博士言,在「喜耀生命」初階的課程中:才發現自己內心極深處,因著童年的不幸,而埋著對父親極深的怨憤而不自知,亦因此怨憤,令自己的心靈走向偏激。他才反省到自己一直自以為自己充滿正義感,鋤強扶弱,公正嚴明,不殉情面,不怕強權,對上司有錯也會當面指斥,乃源於自己這偏激之情及小時所受之欺負而衍生的行為。在「喜耀生命」初階的課程中,讓自己作出很深的反省,發現自己這深藏著偏激的一面,並明白到自己過往所認謂受到不公平對待,實是因自己內心這偏激之情所衍生的偏激行為所種下的惡果引至的。

自參加「喜耀生命」課程後,陳博士接觸到中國強調「生命成長」的學問。陳博士如饑似渴地浸淫於將中國傳統文化經典中,並研讀新儒家唐君毅先生學問。

據陳博士言,在契入中國文化:反求諸己的精神後,他對自己生命的反省與體會讓他能從對父親的怨憤及過往的委屈感中釋放出來。隨著對中國文化精神的體會,讓陳博士對人的了解,由知識層面,進入生命層次,開始體會人「性情」的一面。陳博士自始堅持不斷學習中國「生命成長」之學,以開放的心靈,涉足中西印的學問,跟隨不同的名師學習,讓自己的生命層層升進。

工作的突破

自陳博士從內心的怨憤、偏激中釋放後,對人體諒、諒解之情日深,對「生命」、對人的「性情」有深刻的理解,令他有脫胎換骨的改變。更令他在工作上有更上層樓的突破,在他帶領的秦石中途宿舍,造出了一個一個在別人眼中看為不可能的奇蹟。陳博士從激發舍友的性情來幫助舍友,在他的的感染下,一班在別人眼中沒有意志力、對自己沒要求,有精神問題及濫用藥物問題的刑釋人士,可以每早起來做早操、可以每天堅持跑步、可以把毒引戒除、可以投入工作、可以懂得關心家人....

由於秦石中途宿舍所 做出的“佳蹟”,讓它成為其他院舍借鏡的對象。期間有不同的團體探訪秦石中途宿舍。陳博士亦深受機構的賞識,他多次被委派參與機構的活動與對外交流。更代表機構出任港城巿大學的「機構買位實習督導」導師,負責督導學位社工學生。

參與法住的工作

在秦石中途宿舍任主管的期間,陳博士同時參與法住機構的工作,成為「喜耀生命」課程的導師,推廣「性情教育」及「生命教育」工作,並在各大中小學,機構舉行講座。從2003年起,陳博士擔任「明日領袖」鍛煉營的團長及總教練,為11至21歲的青少年進行培訓,因著陳博士的幫助,讓很多的青少年從對父母的怨憤中釋放出來,激發青少年的志氣與毅力,讓他們生出勇氣來面對及改過自己的問題。


離開社工界

在多年的輔導工作及參與「性情教育」及「生命教育」工作後,陳博士看到不論他如何努力去幫助服務對象,但可以從此改變命運,創造自己將來的只佔個案的小數,大多也是很反覆,自覺要真正能幫助人成長,必定要從教育及文化著手。在2004年陳博士決定離開社工工作,全身投入「性情教育」及「生命教育」的工作,而向機構請辭,機構提出極優厚的挽留條件,陳博士不為所動,只是願意把離職日期推遲一年,以便完成手上跟進的工作及讓機構安排合適人手接替他。

陳博士為秦石宿舍的舍友上生命成長課,令舍友的生命得到很大的成長

陳博士令舍友開始懂得關心家人,令他們的家人感到很欣慰.陳博士定期為舍友及他們的家人舉行小組會,讓彼此關係更進一步.

陳博士離職時,秦石職員合力為陳博士造了一本畫冊。同事在畫冊中很感謝這位好上司,是他令到他們的生命得到成長

陳博士多次代表機構出席交流活動

在 《法燈》307期第四版,2008年1月1日,發表了一篇訪問陳博士的文章,當中陳博士分享「喜耀生命」對自己的影響。

我在這裡

編按︰生命的成長路充滿考驗。「法住人」是如何能夠生起力量?如何能夠堅持?如何能夠不氣餒?乃至如何能夠過關?本刊專訪法住文化中心主任陳可勇博士,述說他在法住成長的歷程。

●  本刊記者
○  陳可勇博士

● ︰ 上「喜耀生命」課程前後, 你有甚麼改變?

○︰ 上初階前, 我是個很計較的人。我向我服務了十四年的機構請辭, 原因是那時候我自以為表現很好, 而大老闆沒有重用我。其實老闆給了我很多機會, 只是自己當時看不到。上畢初階後, 我的計較心被清洗了, 我對父母的怨恨也被清洗了。以前我有一個假象,以為自己對妻子和兒子已經很好,其實是我不懂得作深刻的反省。有了這些省悟後, 我更珍惜親情, 心裡滿是喜樂, 出外時我好像看到滿街都是聖人。至於進階, 讓我認真的思考人生, 認識到自己才是抉擇者的主體;我又發現自己原來沒有甚麼學養, 所以願意虛心地好好學習。

● ︰ 你是一位社工,「喜耀」課程對你的輔導工作有甚麼啟發?

○︰ 我一向很努力工作, 是一個有熱誠的社工, 但這種熱誠流於表面, 其實我未能真正了解我的受助者最關心甚麼、最憂慮甚麼, 更遑論去提升他們的志氣, 教他們反省和感激父母。我雖掌握了一些輔導的方法、技巧, 卻無法令服務的對象從心底裡感到平安、喜悅。幸而「喜耀」的鍛煉, 使我學到如何面對不同的生命。不久後, 我輔導的能力, 明顯有進步。與其他社工相比, 我輔導的方法與眾不同, 比他們有深度。
初階後, 我加入了善導會, 在法住的學習, 讓我工作時, 更精神煥發, 也更有信心。那時我被調到一間宿舍,要面對一群難於管理的老職工, 成效出乎意料之外, 我的老闆對我能夠令「死馬」復活過來,驚訝萬分。在他的眼中, 這群「老鬼」只是等著退休,早已沒有用, 我卻能令他們變得很有愛心, 懂得幫助有需要的人。能夠有這樣的創造, 因為「喜耀」令我明白對下屬, 不應只是要求他們做事, 還要用心去關心、去教導他們。所以我鼓勵他們每天跑步、做早操, 然後跟我一起讀《論語》,令他們有得到磨練和學習的機會。

● ︰ 你在高階裡有何突破?

○︰ 在高階裡, 我是多個角色集於一身︰副主席、司儀、演員……。高階結束後, 我覺得自己的行動力、表達能力改善了不少。
還有的是我發現了自己性格上的一大弱點─導師指出我有鄉愿的性格。我反省到自己像個鄉愿, 是因為作為基督徒的我, 對宗教的理解不夠深入。我在教會裡, 傾向做老好人, 是「和稀泥」, 沒有分寸, 是非不分。但其實, 耶穌也不是一個「老好人」。經過黎老師的教導, 我明白到是非曲直絕不能顛倒, 尤其對不合理的事情, 絕不能含糊, 所以孟子所說的「人禽之辨」很重要, 人禽不辨的話, 生命便會平面化。原來做人應當如此, 我明白後,感到萬分震憾。

● ︰ 你做少師時,學到甚麼?

○︰ 時常有機會聽到老師如何教導學生,自己浸淫其中, 有很大得益, 漸漸看事物的角度深刻了,層次多了。以往,我接受的社工訓練知道聆聽別人說話時, 要聽到話中的深意, 但卻是理論多於實踐。通過在「喜耀」裡作為少師的鍛煉, 自己的心打得更開, 與人說話時, 開始聽到他們背後的深意與困難, 於是我學懂如何應他們的心,這對我是很大的啟發。

●︰ 在生命成長的路上,有甚麼啟悟?
○︰ 只算是剛剛醒覺而已。直至近一兩年,我才能做到慎獨、戒慎恐懼, 知道不論何時何地, 自己的言行舉止, 以致如何站、如何坐, 都要端正。以往我說話太隨意, 未經過深思熟慮, 後來我發現原來有時候,根本毋須說話的。當然若以古人「慎於言」的標準來衡量, 我還未達到, 但在自覺性上, 則已提高了, 偶爾出了歪念、邪念、或厭倦之感時,我都會立即警覺。
唐先生的著作, 又令我對生命的主體更醒覺。「我在這裡」這句話, 讓我感到很震憾, 人是不應躲閃、退縮。他說人間有甚麼不開心的, 在我這裡要停止。至今我也常常以這句話去提醒自己。黎導師的教導, 也讓我發現「我」才是創造價值的主體,我開始明白只要我精進一點、勇猛一點、思考深刻一點,便能創造很多正面的價值。由於我對法住的工作、對中國文化的認識加深了, 我明白到文化與我們的心靈息息相關, 誠如霍老師所言, 文化要回歸生命。漸漸地, 我愈來愈自覺自己作為法住人的承擔, 那時我開始參予「夏日繽紛交流營」和「明日領袖鍛煉營」的工作, 感到自己對這種教育是有責任的。以前在法住, 我覺得自己像個「局外人」,從那時候開始,我覺得自己已是「局內人」。

●︰ 作為一個虔誠的基督徒, 在法住的學習,是否令你對信仰有新的體會?
○︰ 在法住學習的日子久了, 我的主體意識更強, 因而宗教觀有很大的改變。我不再堅持外在的形式, 因為我的信仰不在這裡。以前覺得看聖經、祈禱、參加主日崇拜才是基督徒, 現在我覺得更重要的是宗教意識、宗教心靈,以及我對我生命的了解。我常常警惕自己, 我是一個人, 要開放自己, 要懂得謙卑, 要檢視自己的心靈是否有光明。今天我對上帝已不作祈求, 因為我覺得信仰不是祈求, 而是在我們的心靈裡常有安寧, 能夠好好檢討自己有甚麼不足, 真誠面對自己。耶穌是在我們的心裡,不在乎外在的形式。如果祈禱後, 甚麼也交託給神, 沒有面對自己, 沒有主體意識, 便是心中無主。我相信我這樣上了天堂, 也不會開心, 因為我沒有去對治那些不正的念頭。

●︰ 你做了導師後,有甚麼改變?
○︰ 我的自覺性高了,「導師」這兩個字的內容是甚麼? 要由我去創造。我也在教導同學的過程中學習, 例如去年我教同學要「學貴有琚v,我覺得不管我多努力,與這個「琚v字仍相距甚遠,故我還要進一步去體會。自去年開始,我又承諾自己每日做三件事︰ 練習瑜伽、靜坐和普通話。每天要依時完成,並不容易, 尤其是在喜耀粵西學校工作的時候, 事務繁多。但我就是不睡也要完成這些承諾, 這是絕對的自我要求、心力的彰顯。經歷這些鍛煉,我才更懂得如何去激勵別人。

●︰ 你擔任了法住文化中心主任、喜耀粵西學校校長等職務後, 對理想的落實有甚麼感受?
○︰ 加入法住之前, 過去廿二年的社工生涯, 我只是一個盡責的員工; 加入法住後,我不再只是「打一份工」。我來這裡,是跟霍老師學習,學整體思維、 學有分寸。霍老師設計了宏大的藍圖,我們就要一步一步實踐出來。不單自己學習,我也要務求我的同事跟得上,所以我有責任幫助他們成長。不只做事,更重要的是使人在當中得到啟發。昔日的我, 一定會覺得自己在這段日子已做了很多事; 今天的我, 卻覺得自己所做的微不足道, 因為我們要成就的, 不只是事功, 而是要整個團隊打成一片, 呼喚理想。一方面要向著理想, 一方面要看到自己仍有進步的空間。
我是在十年前參加「喜耀」課程的,昔日的我, 儘管很努力, 追求的卻只是知識,而且相當自我。過去的十年,我的生命完全改變了。若說我現在有多一點進步的話, 那就是我守護中國文化的心強了, 我明白中國文化真的很好,我們有責任去弘揚。

一位曾參觀秦石中途宿舍的人士,在自己的網誌中,發表這次參觀後的感受

從矯正技術上尋求突破
[ 2004/6/5 19:49:00 | By: wdty ]

——陳可勇轉化濫用藥物人員的啟示

2002 年底,在香港參加“21世紀罪犯康復與矯正國際研討會”期間,大會安排我們參觀香港善導會下屬的秦石中途宿舍。時間雖然很短,但當時的景象至今難忘:秦石中途宿舍的主管陳可勇先生也是這次研討會的參加者,他熱情接待了我們。一般性的參觀後,陳可勇邀請我們在不大的一個活動室坐下。這是中途宿舍舍員的活動室,約有20平方米。我們落座後,他向我們解釋了他千方百計轉化一個濫用藥物人員的故事。

他主管的秦石中途宿舍是為有犯罪記錄的精神病康復者提供服務的一個專門機構。1986年以來,先後為近600人次提供服務。他介紹,曾經有一名叫光華的濫用藥物人員在這堭筐康復治療。按理,秦石中途宿舍不收治這類人員,但陳先生以為,將他推出很容易,但對光華來說,其後果可能是災難性的。於是,秦石中途宿舍收留了他。然而,要轉化這樣一名有嚴重藥物依賴的人,簡直是太難了。在轉化光華的三年時間堙A陳先生真是費盡了心血。陳先生瞭解到光華仍然經常有吸毒的行為。陳先生一次次勸阻,一次次啟發,難以奏效。進而,陳先生不斷調整對他的工作方式,讓他從認識生命,感受人生,領悟生活開始。陳先生與光華一同到城門河散步,一同看藍天白雲,一同凝視高山大海,一同默默觀察小草大樹,一同領略分享自然之美。陳先生說,有一次與光華一同凝視高山,問光華看到什麼?光華說,“是山”。再問他,看到山,可學到什麼?他說,“想不到什麼”。陳先生引發他思考,對他說,此山在你的祖輩時可曾存在?光華答:“是”;陳先生再問,此山將來是否還會存在,光華答“存在”。陳先生讓他一邊看山,一邊思考。“從這堙A你學會什麼?”光華有感悟地回答,“人活著,就要向山一樣,堅定不移,頑強不屈”。陳先生便順勢啟發他,對戒毒要有信心,要堅定不移。光華自信地點了頭。陳先生,一邊介紹,一邊蹲成馬步的姿勢,左右用力出拳,很投入地演示他如何訓練讓光華感受生命之力量。就這樣,從對生命的理解到意志的鍛煉,又輔之以藥物治療,陳先生在3年的時間堙A使光華逐步戒掉了毒癮,重新回到了社會。這顯然是陳先生的得意之作。我們充分感覺到,陳先生的中國傳統文化的功底是深厚的。我曾經在另一篇文章堣雯邿L陳先生曾經在我們參觀時,讓新疆的朱志傑先生配合,做一個心理劇的故事。在陳先生演示結束時,我們同行的一位先生也直言不諱的問陳先生,是否信仰宗教,陳先生沒有直接回答,但陳先生說,中國傳統文化中,有許多寶貴的東西,如《易經》、陰陽八卦,“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的精神,“天人合一”的理念,“中庸”的思想等等,對做工作也好,做人也好,都是有教益的,都有重要的啟發意義。對陳先生的精彩演示,我們報以熱烈的掌聲。

此後,我想了很多,我們倡導監獄工作科學化,口號喊得震天響,而工作的落實往往很差,甚至根本就沒有落實。這既有體制的原因,機制的毛病,也有監獄警察自身的問題。體制的問題正在探索,這是宏觀的,作?基層的監獄警察,我們決定不了;機制的毛病,我們也可以暫且不管;那麼,我們能做到的也有不少,從現在開始就要下定決心,真正務實的改進方法、努力提高矯正技術。

別以為“我們的都是最好的”。這是首先必須明確的一個觀念。客觀地說,我們的監獄工作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但,這並不意味著,我們的監獄工作就完美無缺了,更不意味著我們的都是最好的。其實,在世界範圍看,我們還有不少工作還停留在政治的層面,停留在口號的階段。大的說,在體制方面,監獄職能多元化這是發達國家所沒有的,也是與社會發展的要求所不相適應的,而這種狀況,甚至一段時期,還當作中國特色來宣傳;中的說,在機制方面,罪犯分類象我們如此粗線條的歸類,辦特殊學校象我們這樣弄虛作假,創現代化文明監獄急急火火,實效並不好;小的說,在具體執法方面,在一些監獄警察頭腦中,並沒有解決罪犯 “權利主體”的問題……這表明,我們的不少工作還是有瑕疵,有問題,有應當改進和可以改進的地方。換句話說,就是別以為“我們的都是最好的”。外面的世界也很精彩。

別老用政治的眼光來觀察監獄和罪犯。儘管,經典理論對於我們來說,早已欲爛熟於心:“專政”、“暴力機器”……這在階級鬥爭的年代是不錯的。問題是,在21世紀,如果我們的思想依然停留在這樣的水平上,監獄工作就永遠得不到發展和前進。因?,現代監獄的職能還充當了社會管理的職能。而這些,都可以找到思想觀念的根源,我們應當早一點擺脫太深的階級鬥爭情結。如果說,我們做監獄工作一定要從政治上考慮,要具有政治的眼光、政治的敏感、政治的覺悟的話,那就是要監獄警察必須從國家政治文明的高度來審視監獄工作,發揮監獄的職能,提高改造質量,為全面實現小康,開創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新局面而承擔應有的責任。

再者,押犯結構的變化也告訴我們,押犯過去的犯罪行為,在社會學的理論上,儘管可以解釋?是反社會的,但很少表現?反對或推翻現實的社會制度,因為,“反對或推翻現實的社會制度”其實更多的是一種政治學的範疇。可見,我們過去的錯誤是:把社會學層面的理論誤讀、推導和上綱?政治學層面。其實,改造罪犯,從社會學的理論上來演繹,更多的是在技術層面上的改造與挽救。因此,我們是否可以這樣理解:現在的監獄和過去的監獄的不同在於:我們改造罪犯的邏輯起點不同,儘管都是稱作“罪犯”。過去的罪犯其犯罪的邏輯是出於對社會主義、對人民民主專政的不滿,因此,必須都他們更多的進行政治的教育和灌輸,轉變其反動的思想;而現今的罪犯其犯罪的邏輯是受極端的個人主義的支配和對金錢的追逐,很顯然,改造這樣的罪犯,更重要的是在技術上,包括心理的矯正、行為的養成,也要有必要的正面的理論灌輸。因此,改造罪犯的邏輯起點不同,而試圖靠過去的經驗,必定會少有成功和效率低下。

同時,從實證的角度分析,如我們的工作中,對罪犯反復強化的認識是監獄專政、罪犯敵人,那將意味著我們的心血將會付諸東流,我們的努力將會白費。因為,我們已失去了罪犯的信任,也無法建立和罪犯溝通的平臺。可以設想,監獄警察和罪犯沒有“共同語言”,而監獄警察又要去改造罪犯,顯然是說不通的。

改造罪犯從技術上突破,在我們操作的層面就是要大力推進監獄警察的職業化建設。要在對監獄警察進行分類的基礎上,努力培養專家型的人才。對此,司法部已經發出了通知,對全國監獄系統提出的要求是,加強監獄警察的革命化、正規化、專業化建設。我以為,就監獄基礎較好的沿海發達地區而言,應進行監獄警察的職業化建設試點:將現有監獄警察分為管理型(看守型)、教育型、生產型、後勤保障型等類別,同時,吸納社會志願者;而教育型的人員有再分為各類專家(社會學、心理學、犯罪學、監獄學、教育學等),有了這樣的專家群體,改造罪犯工作就一定能從從技術上率先突破。

從技術上率先突破改造罪犯的瓶頸,將使我們的監獄工作在較短的時間堙A跨上新的發展平臺。

出處:

http://blog.gmw.cn/u/476/archives/2004/4826.html

學位/資歷

取得學歷

期間

就讀學校

小學畢業

 小學畢業

1972年7月

新區師訓班同學會學校

中學會考証書

中一至中五

1978-1982年

路德會聖十架-^文夜中學

DIPLOMA IN SOCIAL WORK (WITH CREDIT)

社會工作文憑

1988年

-香港理工學院

Diploma in Business Management (with Distinction)

管理學文憑

1990年

Hong Kong Polytechnic & Hong Kong Management Association

DEGREE OF BACHELOR OF SOCIAL WORK (with Second Class Honors, Division 1)

社會工作學士

1994年11月

香港理工學院

M. Soc. Sc in Criminology

犯罪學碩士

1996年

香港大學

Doctor of Philosophy

哲學博士

2003年12月

香港大學

職位

期間

任職機構名稱

Non-teaching staff

1979年7月-1983年1月

石籬宣道小學

Stock Department as Supervisor

1982年6月-1983年2月

Pata Industry Co.

Child-care worker

1983年3月

香港學生輔助會 --荷蘭宿舍

Welfare Worker

1987年8月

香港學生輔助會--馬可紀念之家

Senior Welfare Worker

1987年8月

香港學生輔助會--馬可紀念之家

Assistant Superintendent cum Case Worker (SWA)

1989年11月

香港學生輔助會--荷蘭宿舍

Assistant Superintendent cum Case Worker (ASWO)

1994年6月

香港學生輔助會--荷蘭宿舍

Social Worker (ASWO)

1996年11月

香港善導會-- 石硤尾輔導中心

Supervisor

1999年4月

香港善導會--秦石中途宿舍

中心主任

4/2005至2011年8月

法住文化中心

副院長

4/2005至2011年8月

法住文化書院

校長

2005至2011年8月

廣東羅定巿喜耀粵西學校

校監

2011年9月至現在

廣東肇慶立仁實驗學校

 

 

其他資歷

職位

期間

機構名稱

Guest Lecture--Introduction to Social Work

Guest Lecturer

1998年12月

香港城巿大學

Purchase of Agency Service Scheme, City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Placement Student Supervisor

1998年至2004年

香港城巿大學

Guest Lecture--Introduction to Social Work

Guest Lecturer

1999年12月

香港城巿大學

Guest Lecture--Workshop on Intervention Models & their Application in Treatment, Rehabilitation and Reintegration Services for Substance Abusers

Guest Lecturer

2000年1月

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