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領袖鍛煉營」視頻::http://www.56.com/u43/v_MTUyODM0MzI.html

「明日領袖」鍛煉營團長:陳可勇博士

前言


法住文化書院在2003年開始,在中國肇慶「抱綠山莊」,為年齡介乎11至18的青少年,舉辦為期七天的「明日領袖鍛煉營」(下稱「鍛煉營」。筆者是「鍛煉營」的團長和總教練。整個「鍛煉營」的宗旨是遙契孔子的「仁」心,本著當代大儒唐君毅先生的「性情大義」和業師霍韜晦先生所提倡的「性情學」精神與理念,透過各種鍛煉活動,來開發青少年的「性情」,長養他們的志氣,讓他們發現自己是有「心」人:對父母的「孝順心」、對師長的「感激心」、對弟妹的「愛護心」、對偉人的「崇敬心」、自己的「向上心」、「創造心」、「理想心」、「光明心」....他們不再是無心、無方向、對自己無要求。因此,他們開始懂得自律、自覺。

自2003年暑假起至今,我們為香港青少年舉辦了十三屆「鍛煉營」;自2004年寒假起至今,我們亦為新加坡、馬來西亞的青少年開辦了五屆「鍛煉營」。歷屆參加者來自香港、中國、新加坡、馬來西亞,以及從外國回港的青少年,累計人數已近千人。不少家長有見子女經過「鍛煉營」的鍛煉,有明顯進步,他們都會支持子女接二連三地參加「鍛煉營」,以及把其他年齡合適的子姪一起送來鍛煉;同時,青少年亦主動要求父母讓他們一再來接受鍛煉。因此,「鍛煉營」其中一個與別不同的特色,就是每年也有很多參加者是已參與了二、三次,甚至是每年也報名的。

鍛煉前後的改變

現代的青少年是怕辛苦的、怕艱難的,因此很多青少年都不是心甘情願來參加「鍛煉營」的。他們是父母威迫利誘,才無奈參加。在入營當日,不少青少年是由父母親自「挾持」來。被「挾持」的青少年,入營當日帶著的是「抗拒心」、「反抗心」、「對著幹的心」,他們的面容或是木無表情、或是含有敵意。

「鍛煉營」的最後三天是「親親營」,很多父母參加「親親營」是為了一睹自己的子女在營的情況及我們是怎樣教導青少年的。他們很驚訝,子女為何會這樣聽從團長導師、信服團長導師;為何會變得主動、積極、不怕辛苦、有紀律......在烈日下跑步竟無怨言、站立時端正腰直,坐著時四平八穩、上堂時投入專注、活動時積極參與、嚴守紀律。

在「鍛煉營」的重聚日中,很多父母很感動地說出兒女的進步:對父母的態度明顯不同了,現在願意聽教,言行中表達出對父母的關懷與體諒;每天堅持跑步,人變得有氣有力了;對學業積極了,不再逃避做功課,主動溫習;自控能力增加了,打機和上網的時間明顯減少了;懂得關心弟妹,甚至主動分擔家務......

 

第十三屆「明日領袖」鍛煉營團員

「明日領袖」鍛煉營的特式

「鍛煉營」其中一個很重要的特式,就是我們所講的「性情教育」。甚麼是「性情教育」?

「性情教育」是什麼意思,就是讓我們回歸我們的生命,讓我們知道我們是一個人,讓我們知道只要我們一念自覺、自反,我們就可做一頂天立地的人。當然當中有一很大學問,就是要我們每時每刻也要提起我們的精神,提起我們嚮往光明的心,常常讓自己知道應該怎樣去做一個「人」,這份「自覺」、這種精神,是非常重要的!

「性情教育」就是讓我們由這點「自覺」開始,我們不忍心自己來這世間白活一場,不忍心下一代沉淪,所以我們作為團長、副團長,導師也會奮起,我們跟青少年一起跑步,一起開路,不錯我們也是很辛苦的,但同一時間,我們會對自己講:「辛苦我不怕!」為了甚麼?為了顧念我們的下一代!為了顧念自己的生命,我們自己的生命同樣需要鍛煉、需要磨練、需要成長!

我們每一個人的心也需要好好地去鍛煉、磨練,讓我們的心更光明、更清明,讓我們經過鍛煉、磨練的精神更加煥發。人能使精神煥發、精神暢旺,依靠的就是我們不怕辛苦的心,時時做一些當作的、正確的、應為的事。由我們去做,我們去奮發,我們的精神就可以提起來!

這個「性情」,讓我們慢慢體會我們這個生命得來不易,讓我們慢慢生出意志。這有意志力,讓我們不怕辛苦,很堅強地向著我們的標竿,向著我們的方向,我們的人生理想前進,漸漸我們的生命就會有高度,嚮往光明、嚮往理想;慢慢我們的生命有一廣度,因為我們的情不單只是通向我們的親人朋友,更通向一些我們不認識的人,我們一樣關心、愛護他們,向他們開放,還有天地中每一樣事物,也能跟我們有交流,和我們感通,所以我們的生命有廣度;人能不怕困難,就是因為我們生命有意志力,意志力是生命強度之展現,意志力可以不斷開拓我們的生命,挖深我們的生命,讓我們立根於人生大地中,作一個頂天立地的人,這就是「明日領袖」鍛煉營的特式,所以為何青少年可以一年又年地來參加鍛煉!

 

「晨話」

「鍛煉營」另一特式是,就是我們作團長、副團長,助教的對自己的要求更高,我們要求自己要比同學們更早起來。營中的同學在7:30am就要開始一天的鍛煉,為何這樣要求,因為生命是要向「朝陽」作出回應。

為何人要回應「朝陽」、人要珍惜「清早」,因為在清早時,人的心靈是比較清明,是沒有那麼多夾雜,較少雜氣纏身。在清晨,人要學會讓心靈靜下來,聆聽自己的呼聲。

在晨早的這個時刻,我作為團長對同學們有一段「晨話」。「晨話」就是在清早,在他們剛起床的時間,我會呼喚他們的理想心,呼喚他們的志氣,呼喚他們的「性情心」。人如果得不到天地的呼應,得不到道理的呼應,人很容易就重覆自己的生活。這種重覆,往往是沒有道理,不是依道理而行,只是一個習慣、只是一個心理作用。而這個習慣往往只是一種憑感覺的重覆,一種未經反省的重覆。

所以在「鍛煉營」的每個晨早,團長也很珍惜這個機會,向助教、向同學講「晨話」。人在天地之間,最重要的就是有一自覺的心靈。這自覺的心靈讓我們在人間、在大地冒起,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人。「心靈冒起」的意思就是:我是一個人,是一個可以進步的人,是一個可以成長自己,突破自己的一個人。我可以作一個有心靈、有精神的人。這樣我就可以在清晨中起來,就是我的身軀很疲乏,面對著太陽時可以眼張不開來。但我有這一自覺的心靈,就可以主宰自己的生命、自己的身體,乃至扭轉自己的生活習慣,憑藉的就是這自覺的心靈,憑藉願意自我主宰的心靈。

人與動物一樣,是有動物性的一面:就是想吃好一些、想睡得舒服些、倦就想睡...這就是人動物式生、本能式生活的一面。但這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人懂得面對生物式的生活,身體的生活,身體讓我體會現實人生,體現精神生活。從那裡可以看到,人精神的展現,就是從你的身體中去看,正如我教同學時,問的問題:你能否站立得好,抖擻精神?能否坐得直,站是站得穩?這全是精神的展現,偉大心靈的展現。

我們在清晨早上講「晨話」,「晨話」是心靈的呼喚。為何有這呼喚,因為每個人的心靈本是好的。本來每個人的心靈,都是充滿光明,都是善,向著真、善、美、神聖出發,人本來就是追求真、善、美、神聖,所以我們來這世間應好好活地活一場。不應只是重覆,重覆是不道德的。道德的生活就是讓我時時自覺我是一個有精神的人,時時能自覺開放自己的心靈,來進入當下的境,這就是唐君毅先生《心靈九境》中的「境」,人在這個境中,每一個時刻也是新的,也是要你作一個「抉擇」,所以我常講philosophy of making decision, 人要做抉擇,這是一很深刻的,容讓日後再談。

現在要講的是,在清晨中,就讓我們明白自己是一個人,是有父母生,有師長愛護的,我要做一個有作為的人,做一個有用的人,我就要奮起,要不怕辛苦接受鍛煉。這就是在「晨話」中給年青一代心靈的呼喚,每一個人也要有志氣,每一個人也要提起精神,懂得不斷的要求自己、突破自己,不要留戀過去,不重覆失敗。

在當下,人只是一個可能,既是一個可能,就讓我們拿出我們的決心、拿出我們的勇氣,去創造我們的現在,創造我們的明天。這就是「晨話」,在清晨天地會對我們每一個人說話。清晨是對我們每一個人的心靈呼喚!

每天我們回應朝陽、回應天地給我們的呼喚時,我們當然要講:我在這裡!是我在這裡回應天地給我的呼喚。

「跑步」

我想「鍛煉營」中,其中一個讓青少年感到最辛苦的環節是「跑步」。

我想以第十三屆「鍛煉營」,來說出「跑步」對年青人的鍛煉。

第十三屆「鍛煉營」,在第一天,我們到達鍛煉營地:「抱錄山莊」時已是下午,午飯後完成一些簡介、分組工作後,就正式開始第一個鍛煉:「跑步」。第一天的跑步是跑了22個圈。
第二天跑了28個圈、第三天跑了33個圈、第四天跑了37個圈、第五天跑了43個圈、第六天跑了45個圈、第七天因天氣惡劣而不能跑步。

第六天的跑步圈數紀錄是第一天的雙倍。第一天我們跑了半小時,第六天我們跑了1小時10分。第六天的跑步時間亦是倍於第一天。上述一切是十三屆「鍛煉營」前,從未有的紀錄。

在這個創造的過程中,充滿著汗水與感人的淚水。這包含著一個一個想超越的心靈奮發的故事;一個一個勇於面對自己、戰勝自己的故事;一個一個想見證自己是有用的人,是可以作一“堂堂正正”的人的故事.....

對於我來說,這六日的跑步過程是我精神及意志力的鍛煉。為了帶動他們,我要不斷提升我的精神、意志。我要用我的精神、意志感染他們。

星期六的跑步,我們是在極嚴熱的烈日下跑,當中我內心是極爭扎:經過五天的鍛鍊,我知大家也是很倦;天氣太熱,大家跑得很辛苦.....有很多很多的理由在我腦中生出。只差一點,我就會讓身體的軟弱支配了我的精神,讓今天跑得輕鬆點。在這一刻,我堅毅的心出來呼喚我,生命是要有「見證」,我要讓這一群年青人在生命中有一可以自豪的生命「見證」。

「辛苦!我不怕!」「辛苦!我不怕!」我不斷呼籲我自己。疲倦,我不怕!腳痛,我不怕!烈日,我不怕!我要奮起!我要努力!我要做一個有用的人!就是這樣,我們一個圈一個圈跑下去。當中汗如雨下,但我的淚水比汗水更多,我看到的是:不單導師、助教一個一個跟著我跑,而一班年青人全無退意,咬緊牙關跟著我。在我耳邊嚮起的是:“加油”、“得既”、“我唔要做弱者”、“我要堂堂正正做一個人”、“辛苦!我不怕!”......

人是要接受鍛煉,經得起鍛煉的人,就能過關,讓生命有見證,讓自己的人生有故事可以講。這天的跑步,就是「見證」。

每次「鍛煉營」的「跑步」環節總是最令青少年體驗他們不怕辛苦的心、願意努力的心。他們的汗水與淚水就是他們的「見證」。

向天地學習

在「鍛煉營」中,「跑步」環節是鍛煉青少年的意志力,堅毅力,要他們克服怕辛苦的心,鍛煉他們的心靈。但「鍛煉營」,絕不是一個軍訓營,不是在體能上鍛煉青少年,也不是以體能活動來磨練他們的心。「鍛煉營」最重要的是開發青少年的「性情」,讓他們重新感受他們的心,他們的性情,感受天地的情,讓他們跳出自身的困局。當他們經過鍛煉,從前困擾他們的困局已變得可以超越,甚至是所謂困局已不再是困局。因為他們的心靈已打開,困局往往是心靈閉塞而生出的。他們的心通了,情通了,他們會找到內心更深的嚮往,更高遠的嚮往。

每次在跑步後,我也會讓青少年感受天地的情,讓他們向天地學習。

有一次,我讓他們看著眼前的樹。樹在天地之間,讓人看得見的是它的挺拔,它能不斷向上,向著光明生長,這是樹的高度發展。人也要如樹一樣,向上發奮,嚮往光明,向高處建立理想,使自己的生命有高度之發展。

樹在不斷嚮往光明長高的同時,是會前前後後,左左右右,上上下下伸展它的枝葉,不斷向四周開放自己,與周圍事物交流,這就是生命的廣度,人也要樹一樣,不斷開放自己,使自己與天地、與人間、與自己的情通起來。這是生命之廣度發展。

樹生長得那麼高、那麼壯大,是因為它那埋在地下,看不見的根不斷向下掘深,排除萬難,衝破層層障礙,不斷向下扎根。樹越高大,它的根扎得越深,這充分展示樹的生命力、意志力。這是生命強度之展示。

樹有高度、廣度、強度的層次發展,人也應該如樹一樣。人活在天地間,人應向天地、自然學習,這是做人的學問。


人要做一個「頂天立地」的人,就要時常讓自己有向上、嚮往光明的心,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努力,要不怕辛苦,要不怕艱辛,排除重重障礙,努力做好自己,出心用力做好每一件事,讓自己成長,這是生命之高度。再者,要不斷開放自己,與世界、與世人好好交流、好好感通,這是生命之廣度。人更要不斷努力扎根,去除自己的弱點,不斷長養自己的志氣,向上發奮,成就理想,這是生命之強度。

我帶著年青人向著樹立下宏願:樹有多高,天有多遠,我的志向就有多遠、有多高!山,你擋不著我,因為辛苦,我不怕!我們的吶喊聲響遍整個抱綠山莊,辛苦,我不怕!我要做一個不平凡的人。

我們的汗水見證著我們的決心!我們的淚水見證我們內心的熱切!我們向天地,以汗水相交的同伴說出我們的抱負。

 

「禮由心出」

貫穿第十三屆「鍛煉營」一個很重要的主題:「禮由心出」,這是「鍛煉營」之性情教育一個很重要的特式。

一般人,特別青少年常常感到禮、規則、秩序全是由老師、學校強加於他們的。甚至來到這個鍛煉營,就是營中的團長,把很多規矩強加諸他們身上的,對他們很多要求。但在這七天的鍛煉中,我們讓學生一天一天明白:「禮」不是外在於人自身的生命;「禮」不是外在於人自身的要求;「禮」是出於自己的心。

我們是很明白來到這個營的青少年,來到一個山明水秀的地方,不是讓他們來玩樂、來輕鬆、來尋開心的。我們是期望青少年來到這裡,經過鍛煉,得到生命的突破、生命的超升,讓他們的生命得以一路前行、進步。所以,唯有一個願意接受鍛煉、願意學習的人,才會明白:如果自己沒有尊重自己、尊重別人的精神,自己是什麼也學不到的。人有學習的能力,依靠的就是這種精神、意志、肯求學,肯開放自己的心。有這種心靈的人,才懂得尊重自己、尊重別人,才會自律、自覺、自重、自愛。正如德國大哲康德所說,人會為向自己下一個無尚的律令:不是為了什麼?不是為了上帝!不是為了父母!不是為了這個營的團長!乃是為了自己:為了自己當下生命的成長!為了自己當下之超升!為了自己當下的突破!

所以這個「禮」不是外在於我,而是由我的心而出,我要得到進步,我要得到突破,我就要懂得守「禮」,依著秩序、依著規矩而行。


人很多時出問題,往往就是不明白「禮由心出」,往往認為這個「禮」、這個「秩序」是老師給我的,校長給我的,父母給我的,是外加於我的,所以我就要反抗。因為人生命的特質,就是要自由。自由就是不受約束!

人在天地間,人由有大地任我行之自由感覺!


經過這七天不斷的學習,我們的年青人,明白「禮由心出」,這並不是失去自由,反而是我最大的自由就是我能按著「規矩」、按著「天地的秩序」來運行。所以天黑我就休息,早上我能起來,對著「朝陽」開放我的生命,我要跑步,我要一早起來鍛煉我自己,回應朝陽對我的呼喚,所以我要向山仰望,向天高呼,我要有光明的理想,這就是我心的要求。

所以說「禮由心出」,營中的學生漸漸懂得自覺,自覺自己是一個「人」:自覺自己是一個願意學習、願意進步、願意成長的人。最重要是他看到自己有心,這個心是源於自己很深很深的「性情」,「性情」是要經過開發與呼喚的。

「性情」如何才可得到開發?就是透過鍛煉、就是透過學習、透過深刻的反省。

如何才得到深刻的反省?這就需要有好的老師。

我們很感激這種「性情教育」的學問,讓人可以很深刻的反省自己,了解自己。這深刻的「性情教育」,是有一很深很深的根源,是源於孔子所講的「仁」,每一個人也是有「仁」。乃至講「為仁由己」,「我欲人,斯人至矣」,這種絕對道德主體的自由。乃至近代大儒唐君毅先生講「性情大義」,唐先生總結他一生人的哲學也是歸結於「性情」哲學,他把這觀念開出,再由他的學生,亦是業師霍韜晦教授把唐生這觀念化為教育、化為教化。

我在「抱綠山莊」對營中的青少年說,他們是極幸運。因為如果不是「抱綠山莊」的創辦人,他們的師公,亦即是團長、副團長,助教們的老師,如果我們不是得到師公的教導,讓我們先明白什麼是生命,先了解什麼是「性情教育」,我們是不懂得如何開發他們之性情。因為有業師霍韜晦教授在他獨創之「喜耀生命」課程,我們的生命才會成長,我們才能把青少年的「性情」開發出來,才可以呼喚他們的志氣,才可以跟他們講一個很深刻的道理,就是:「禮由心出」。

 

向聖人學

「鍛煉營」有室內及室外的各種鍛煉活動。室內活動包括「經典誦讀」,如《論語》、《孟子》等章句;背誦〈正氣歌〉、〈滿江紅〉等激發人心的詩詞。每次帶領青少年背誦經典之前,我們先向他們講解偉人如孔子、顏淵、孟子、文天祥、岳飛的故事,講述這些偉人是如何立志、如何克苦、如何努力、如何修養自己,如何與父母、師長、朋友相處,令自己成為有情、有義、有志、有承擔力、有創造力的歷史偉人。再者,更會向青少年講述歷史偉人在何境況會講出、寫出永垂千古的說話、文章,引導青少年深入了解歷史偉人是如何一步、一步實踐自己之志向,如何堅守自己的承諾,把理想落實。

我會跟年青人講古今中外,人類歷史中的偉人。偉人之成為偉人,值得我們稱頌他們、禮敬他們,就是因為他們是人,跟我們一樣是有一種動物性。即是他們跟我們一樣,如動物般需要吃、需要排泄、需要睡眠。在這些地方,沒有賢愚之分、沒有尊卑之別、沒有上下之異,這就是動物式的生活。

在動物式的生活中,只有機械性。你是無法拒絕的,當你餓的時候,你就要吃;你倦的時候就要睡;當需要排泄時,就要去排泄。這就是一種機械性、重覆性,在這地方,人是沒自由可講的。

這樣你可看到,人之為人,人的莊嚴,一定不可立足在這種動物性。中國人很早就看到這一點,所以孟子講「人禽之辨」,講出人與禽獸的分別只是「幾希」,只是在一很極微小、極微小的地方,這個微小就在於人的心。而人的心會有「惻隱之心」、「羞惡之心」、「辭讓之心」、「是非之心」。

當人看到自己有不足的地方,人應當學。我就是讓青少年有自覺,然後去學,學什麼,就是學歷史上的偉人,學他們如何過關,他們不是依賴外在力量、不是憑感覺做事,不只停留在動物性的層次。一般人總是在動物性的地方駐足,總是在動物性上縱慾、總是在動物性上狂歡。

但人的精彩、人的莊嚴,正是人自覺自己是有精神的。人的精神世界、心靈世界是有一絕對的自由,在這人就可以講理想、講信念,人可以步向光明。我們教青少年向偉人學習,正是在這地方,就是偉人既有他的動物性,亦有他的精神性,人能成為偉人就是他不甘於困在動物性當中。所以孔子教顏回:「克己服禮」,人一切的慾望也是要好好去克制它、管控它。青少年要學管理好自己!

我教青少年,如果他要學偉人,就要好好管理他自己,就要自律。自律的人就懂得怎樣坐、怎樣站立,怎樣去生活,這一切都是有學問的!

我常強調:人當自覺、人當懂得學,人當向偉大的人物學習。學習偉人如何超越他們的動物性,學習他們如何運用個人自由,過著有精神的生活!

「鍛煉營」跟其他的培訓營很不一樣,就是我們強調「學」、強調「性情教育」、強調「鍛煉」,人要懂得向聖賢學習,這個肯「學」的心是可以把人完全扭轉過來,讓人開拓自己生命空間,人貴乎學!

人之可貴在於人可以運用自己的自由,去創造我們的生命。

所以在營中,我向青少年強調:人要做一個「人」,一個頂天立地的「人」,這裡有無限的莊嚴。這莊嚴在於人可以自覺看到自己不足,自己的障礙,會向自己發問:在人生中,為何別人可以成長自己、突破自己、超越自己,自己卻不可以,這一念的反省,人就會明白問題不在外,而在自己裡面。

當別人可以一而再,再而三衝破難關;自己卻被眼前的難關、障礙、困難阻礙著自己,令自己無法向上、向前,這就知難關不在外,而在內。


是我的心出了問題:是自己的志氣不夠、思維能力不足、自己的性格出了問題。所以我教青少年人最重要是要有一念自覺,明白自己有不足、有局限,就要自己好好學。向那裡學?就是向偉人學。

在「鍛煉營」的第五天,我們會帶他們到肇慶的「包公祠」禮敬聖賢:包拯、岳飛、文天祥,讓他們感受歷史偉人的人格修養,並在聖賢面前念誦偉人所寫下的詩詞如〈丹心明志〉、〈滿江紅〉、〈過零丁洋〉,讓他們更進一步感受聖賢的心志與抱負。我們更鼓勵青少年在聖賢面前立志,並讓他們透過擊鼓來堅定所立之志。青少年從中得到很多啟發,甚至非常感動。我們對青少年之教導方法,令包公祠中的員工亦為之動容,每次我們到包公祠,他們也會以敬重的態度來接待我們。

 

「築路」

除了跑步鍛煉,我們還會帶領青少年「築路」。

經過我們幾天的教導後,青少年明白:路本來就是沒有的;路是人開創出來的;一個怎樣的人,就開一條怎樣的路,心靈廣隍漱H就會開一條康莊大道,心靈狹小的只能開出一條狹窄的小路;歷代先賢用自己的生命,在歷史上為後人開出一條康莊大道。

「築路」的活動中,我們會先教青少年如何用工具除雜草、翻土。然後,我們會與他們一同築路。「築路」是非常辛苦的,汗水是會不斷流的、手是會倦的,腰是會酸的,磨擦多了手皮是會出水泡的....但青少年在當中是享受這一切一切,因他們明白一切偉人都不是天生的,是要通過努力學習、通過鍛煉而來的,他們感受著自己想好的心、不怕艱難,勇於行動的心。古人為他們開路,他們亦要為自己、為後人開路。不論他們開出的路是?還是狹窄,但他們走在路上時,他們也顯出感動、喜悅,甚至有人是眼中閃爍著淚光。「築路」的鍛煉,讓他們感受到自己的「創造心」、「開創心」、「不怕難的心」,亦讓他們生出信念:日後若遇到困難,走到絕境,只要拿出勇氣,努力行動,就可以為自己開創光明前路。

 

「性情開發班」

我們每日會有「性情開發班」,過程中我們會唱由業師霍教授作詞的性情之歌如《永遠都是愛》、《成長的路》、《你要感謝誰》等,引導青少年放鬆自己,打開他們的心,讓他們好好感受父母是如何愛他們,天地是如何有情,人間的愛是如何偉大,人是如何可以克服困難,不斷成長自己。其實,對小孩子來說,經典的誦讀吸引他們的主要是節奏感和音樂感,他們對背後的義理都不甚了了,甚至全不明白;從這方面講,性情之歌把經典的義理化為音樂,讓孩子直接感受情的世界、道理的世界,往往具極佳的效果。

每次「性情開發班」都有主題。例如,我們會和青少年分享他們對父母之感受與看法。現代的青少年,大多是非常自我、非常封閉、非常任性。他們不愛聽父母的話,不接受父母的管束,他們甚至與父母對著幹,父母往東走,他們往西走。更嚴重的是他們與父母為敵,視父母為仇人。

在「性情開發班」的環節中,我們教青少年要「放下自我,看到別人」。「放下自我,看到別人」,是業師霍先生常言的一句話。然而,「放下自我」是甚麼意思?「看到別人」又是甚麼意思?我們教青少年「放下自我」,是先讓他們參加活動、參與鍛煉,然後協助他們回頭看自己的表現、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表達方式、自己與別人交往之模式。在這反思的過程中,青少年看到自己的不足、局限,乃至障礙:封閉、怕辛苦、逃避、勇氣不足、容易發脾氣、不擅於表達自己、計較、衝動等。很多時,他們會先生起不接受、否定,甚至憤怒、沮喪等等的情緒,我們幫助他們體會,他們是有一想自己想好的心、想自己想進步的心,首先他們要承認自己的不足、接受自己的不足、面對自己的不足。我們耐心教導他們如何一步步去面對自己的局限與障礙,放下「自我」的假象,他們的心漸漸鬆開、不再抗拒,願意接受導師的教導,態度變得積極,行動力增強,不畏困難,不怕辛苦,精神得到提升。

在「看到別人」方面,我們本著「性情教育」的理念來教青少年開放自己,感受父母的愛,主動回報父母的愛。不少青少年會坦誠與我們分享,他們父母關係不好,會爭吵,甚至已分開。我們開導他們,教他們明白大人亦有自己的局限,父母能夠做的,他們已經做了。所以他們不要跟父母計較。在接受我們的「性情教育」後,很多青少年都能夠反省自己過去對父母的不是之處,願意改變對父母之看法,不再以審判官之目光來看父母之行為,表示願意接受父母之教導,甚至承諾回家後要主動替父母做家務。

除了讓青少年感受父母愛他們的心,我們在「性情開發班」,亦會引導青少年深入反省他們到底關心誰人,會以何種具體行動來表達他們對別人的關心。不少青少年都是非常有「性情」的,他們除關心父母之外,還會關心祖父母、弟妹乃至同學。此外,我們在「性情開發班」,亦會引導青少年深入反省他們想做一個怎樣的人,要做甚麼及不做甚麼,來令心志落實。經過鍛煉,青少年都是想自己努力讀書、做人認真、不再懶惰,他們大多承諾要回家後多鍛煉和「減少上網打機」。 大部分青少年是感受到父母對他們的愛,在我們引導下,更懂得感激父母,因而要求自己做好,仿傚偉人,立下志向,做一個用功讀書、認真、有作為的人。

「鍛煉營」最後三天的「親親營」,很多父母看到我們這樣教導青少年,他們自己也會很感動,同時很多本來對父母有很深怨憤的青少年,在營中已能從怨憤之情走出來,能與父母和好。

 

結語


雖然現今的青少年是非常害怕鍛煉、非常怕辛苦、非常矯揉造作,非常封閉與逃避,容易流於空講、容易放棄、容易沉迷上網打機,但經過七日「鍛煉營」的鍛煉,經過我們以不同的方式來開發他們的「性情」,青少年是可以在短時間內有明顯改變、明顯突破、明顯進步。

「鍛煉營」的成效是顯著的。青少年是各有不同,他們的成熟程度、理解能力、體能、資質、投入程度,是或多或少影響著青少年的離營後之表現。有些青少年在「鍛煉營」之後作出180度之改變,馬上把自己的缺點、陋習改正過來;有些則是細水長流,第一次參加後沒有很大的改變,但經過接二連三參加「鍛煉營」後,才慢慢流露出改變;有些青少年的改變則只能維持一段短時間,很快打回原狀。總結我們的經驗,青少年是否能夠貫徹「鍛煉營」所學到的,是否能夠堅守自己的信念,是否能夠持續進步,這固然與青少年的質素、程度有關,但更重要是他們的父母是否支持他們繼續跟隨我們學習,以及他們的父母是否願意努力學習,使自己也得到進步,明白如何與「子女共舞」,協助子女健康成長。從上述列舉之例子,你會明白青少年的持續進步,實與他們的父母堅持學習「性情教育」有關的。有成長的父母,子女才會健康成長。

我們堅信:只要我們能夠本著中國傳統的「性情文化」,開發青少年的「性情」,讓他們通過行動、通過鍛煉,深入感受自己想好、想上進的心,他們是會改進自己,成為一個自律自覺的人。從不少青少年一次又一次願意接受鍛煉,可見我們的「性情教育」是深刻的、是有深度的、是有生命力的、是可以令他們感動的、是可以使他們生起上進之心的。

「明日領袖鍛煉營」的鍛煉是不平凡的,而她所標榜的「性情教育」,是已有具體而卓越的成果,大家可從上述所列舉之例子而得之。而「鍛煉營」所強調的「性情教育」,是今日教育之典範,是青少年教育的希望。

 

 

 
 
   

第十三屆「明日領袖鍛煉營」與霍韜晦教授合照

版權聲明:轉載陳可勇博士官方網站文章,請保留作者姓名及出處,否則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